许瑶丽
2015年06月12日 19:36

 

 

 

 

 

 

 

个人简介

许瑶丽,1975年生,四川资中人。1996年取得汉语言文学专业本科学历。2000年考入四川师范大学中国古代文学专业攻读硕士学位,2003年取得文学硕士学位。2003年考入四川大学中国古典文献学专业攻读博士学位,2009年取得文学博士学位。2011年进入复旦大学中国语言文学博士后流动站工作,201212月顺利出站。现为西南民族大学西南民族研究院《民族学刊》编辑、副研究员。曾主持教育部西部项目一项、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一项,发表学术论文十余篇,出版专著一部《宋代进士考试与文学考论》。

 

 

《宋代进士考试与文学考论》内容简介:

近年来,关于宋代科举与文学的交叉研究日益受到关注,相关的研究成果也是层出不穷,其成果尤著者如祝尚书、林岩、高津孝、朱刚、张兴武、吕肖奂、张剑、陈光锐诸先生。上述研究论著从不同角度和层面对宋代之科举制度及其运作与宋代文学之间的广泛联系进行了论证,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但也应看到,宋代科举与文学关系的研究进行到现在,大部分的研究还未真正触及科举与文学关系的深层次问题,科场与文学之间的互动模式及关键节点上的个案分析尚未进行。而且,由于一些先入为主的观念影响,对于宋代科举与文学之间的关系研究者纠结于优劣论,不利于此项研究的深化。

宋代科举与文学研究本质上是文学研究开始跳出文学固有领域,从外围制度层面探究文学发展之影响要素。这种研究的角度,虽然有可能使文学研究成为史学的附庸,但另一方面也可以避免简单将文学视为一种自发自足的能动主体,认为文学遵循的不过是喜新厌旧、弊极而疲的自我发展模式的倾向。钱钟书先生说:唐诗、宋诗亦非仅朝代之别,乃体格性分之殊。天下有两种人,斯分两种诗,唐诗多以丰神情韵擅长,宋诗多以筋骨思理见胜。”人是决定文学风貌的关键因素,人的体格性分固自有别,而一代人在体格性分上的共性则多与教育养成有关。宋代教育从根本上讲就是科举应试教育,其中尤以进士应试教育影响面大。“为儒”是宋人职业的首选,进入文化知识阶层的人,大体都要经历科举教育的历程。从这个意义上讲,宋代科举的影响必然浅深不同地发生在文化人的各个领域和层面中的,其对宋代文化的影响是全面而深刻的。《武林旧事》卷六《诸色伎艺人》所载南宋临安说话人有某贡士某解元某进士某书生之谓,这说明宋代进士教育培养的人才在文学的各个领域都发挥着影响。因此从这个角度上说,宋代进士考试与文学的关系首先表现在宋代进士考试主体也是宋代文学的创作主体上,同时也是文学接受的主体,这是二而一的,两者难以截然分开。

在以崇文抑武”“崇儒佑文为显著特色的宋代政治文化中,由于国家对于文治的极度重视,文学往往是文化政策关注和调控的重点,而这种调控除了通过国家文化部门如三馆来贯彻以外,更主要和有效的途径则是科举考试,尤其是进士科考试。朝廷的文化政策总是通过科场的具体实践来贯彻,例如国家对于文学的许多调控政策均是以科举诏的形式广而告之的。在皇帝看来,科场文风的好坏与社会风尚是密切相关的,所谓科场之文,风俗所系是也。因此,考察宋代文学、进士考试与国家文化政策之间的关联,以典型的科场文风、科场事件为考察中心,探究其中文学与进士考试如何在国家文化政策的统摄下密切互动,是本书研究的第一个维度。在此维度之下,笔者选取了西昆体、太学体、元祐赋和乾淳体作为考察重点,详细分析了上述科场流行文体在科场流布的政策环境、主要代表人物、文体特征及其与文学风气的关联,以期提供数个进士考试与文学互动的事案依据。

宋代进士应试教育但大体上以经、史、时文为基本内容,但因时风的不同而略有差异,如北宋初取士重学识渊博,故进士无书不读,广引僻书以为博,类书成为应举的重要工具书。宋仁宗朝及其后,国家崇儒政策确立,进士教育则基本上未出经、史、时文的范围。而三者当中,经、史为体,时文为用。穷究经史,于义理之精微,既有所得,发之于文,亦必意趣深长,议论精确,以之应举,直余事尔。”宋代进士不管考诗赋策论,还是经义策论,最终依据的皆是文,苏轼就曾指出,诗赋、经义等是文词。而考文所取一是立意,二是文辞,要想在考试中出类拔萃,只有在这两方面下功夫。因此,尽管两宋进士考试题目多出自经史,较难自立新意,但科场中仍不乏敢于自立新说,以惊考官耳目的宏论,科场指南书籍也多以立意新奇相引导。然而自出新意的空间必竟不大,在主题基本一致的情况下,如何在文辞等形式方面斗难斗巧就成为了科场更常用的策略。广引故事、琢炼语词、巧用俪偶、章法严密都是科场文章用以制胜的法宝。这种科场文章在内容与形式上的矜难斗巧,融入了宋人的书写习惯当中,次韵诗的数次往复,好作翻案文章,务去陈言,甚至江西诗派的出现都与时文写作奠定的习惯有关系。因此,从进士应试教育的内容和科举时文写作习惯的角度考察宋代进士考试与文学之间的深层次联系,是本书的第二个考察维度。在此维度之下,笔者选取了破体为文、时文现象、古文运动及《赋林衡鉴》一书作为考察点,分析上述宋代文学中的典型现象和事件当中,进士教育和时文写作的影响,力求从文学现象的角度,说明进士考试与文学之间持续发生的某一倾向性影响。

当然上述两个维度并非严密的学理、逻辑视角,只是笔者探寻宋代进士考试与文学关系的两条试探性的路径,仅止反映了宋代进士考试与文学在某些层面上的关系。由于宋代历时三百余年,其间进士考试与文学、政治、哲学交织影响的复杂情况非一文一书可道尽,故本书所论也许只是盲人摸象式的摸索,失误当复不少,望学界同仁批评指正。这一课题遗留的问题,笔者还会在后续的研究中继续回答,也期待更多人参与这项研究,带来更多精彩的答案。

 

西南民族大学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012号